党建群团
永利皇宫注册网址
>党建群团>工会工作

幸福征文——《追忆母亲》

?????来源:工会工作部???? 浏览次数:?时间:2013-09-17?【字体:

    (李玉萍)再过两个月就是母亲的周年忌日,在这个感念母恩的节日里,我只能在回忆里寻找母亲的音容笑貌和点点滴滴......

 

    母亲一生坎坷,幼年丧父,少年丧母,中年丧夫,2006年二哥的意外去世让七十六岁高龄的她又饱受了老年丧子的痛苦。

 

    母亲四十五岁时父亲因病去世,留给她的是一个贫困的家庭和七个尚未成家或成年的儿女,包括年仅五岁懵懂无知的我。幼年最深的记忆,便是跌跌撞撞地随同母亲到父亲的坟前,在那个远离村庄僻静的果园里痛哭一场,那时我知道,母亲是又为什么事发愁了。或是在半夜被浓烈的烟草味呛醒,定会看到母亲抽着手工卷制的烟,披衣坐在床头皱眉凝思,如雕像般。凌晨时分,便又起床推磨、烙煎饼,在天亮之前准备好全家一天的干粮,然后下地干活......

 

    母亲家教极严,尤其是对我们姐妹几个。七八十年代精神生活匮乏的农村,村里年仅一次或两次的露天电影是唯一的娱乐,但没有母亲的陪伴,我们姐妹是绝对不能参与的。母亲的传统和守旧曾让我们深深苦恼,但也不得不臣服。我是家中老小,也不能破例。记忆中唯一一次挨打,便是因我不愿穿姐姐替下的旧鞋子,被母亲用笤帚狠狠地教训一顿,最后趿拉着不合脚的鞋子乖乖地去上学。

 

    生活上的贫困让我在同龄人中深感自卑,只能在学习上暗暗较劲,我以全乡第一的成绩考入初中,母亲欣喜万分,给我买了一件桔黄色的上衣,那是我记忆中第一件新衣服。我沉浸在新的学习生活中,却不知已然成为母亲甜蜜而又沉重的负担。初一下学期,一个寒风刺骨的冬日,我和同学去学校附近的集市上买学习用品,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到了母亲,她穿着蓝棉袄,脚边是一个布袋,透过人群细看,里面大约是半袋黄豆,我顿时想起学校几次催交的学费,我背过身,噙着泪,悄悄地走开了……

 

    成家以后,母亲一直随同我生活,直至去年因病重住院。四十多年的相依相伴,已让我们母女俩离不开彼此。知道母亲病情时,我肝胆欲裂,悲痛欲绝,在医院的走廊里痛哭失声......

 

    母亲是给了我两次生命的人。四岁时,我为追逐落入水中的玩具掉入池塘,小伙伴们的呼声引来了母亲,她不顾一切地扑向水中.....事后,家人邻居都说我又捡了一条命,在那么大的池塘没入水底竟然能被母亲找到,我想,这大概是我们母女的缘分。

 

    和母亲在水中的经历还有一次。姨家和我们村相隔一条两百多米的沭河,桥只有一座,在几公里外,图近的人们大多选择趟水过河。一次,母亲和我从姨家出来已近傍晚,到了河边,母亲让我拎着鞋,伏在她背上,她卷起裤腿步入河中。秋天的河水乍冷还寒,周围的芦苇沙沙作响。母亲深一脚浅一脚地探着走,遇到水没腰时,她便用力把我向上托一托,已是六、七岁的我让她尤感吃力。忽然母亲一个趔趄,我惊叫一声:“娘,怎么了?”只听母亲吸了一口气,缓了缓,说“没事”。到了岸边,母亲穿鞋时我才发现,她的脚已是血迹淋淋,水中的芦苇深深地扎伤了母亲的脚。母亲随意擦了擦血便牵着我往家中走去。那是我第一次见识母亲的坚强。

 

    癌症的痛苦是一般人难以承受的。而母亲从前年确诊,直至去年去世,从未叫过一声疼。有时看她咬紧牙关,紧皱眉头,我们便哀求她痛便叫出来,她总是摇摇头,再劝,便说“我大喊大叫也减轻不了疼痛,你们听了反而干着急。”母亲身体最先病变的左腿,前期只能以轮椅代步,只要稍感好些时便会拄着拐杖在院里走,自己说要多锻炼锻炼,不然时间久了不会走路成为儿女的拖累。后来,母亲身上鼓起一个个鸡蛋大硬硬的包,我抚摸着它们,问母亲疼吗?母亲仍是回答不疼。去世的前三天,母亲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夜里,我趴在母亲床头,母亲睁开眼看看我,说:“你家厨房里还有蟑螂,本想等我身体好了,再回去清理清理,现在看来不能了。”一番话让我泪如雨下......

 

    母亲去世后,儿子告诉我,说姥姥离家住院时叮嘱他,“你妈妈经常开车,让人担心,要是晚上九点还没回家,一定要打个电话问问......”儿行千里母担忧,我现在才懂得以往迟归的电话,还曾为此气恼。现在想起来,有母亲的时候是多么幸福。

 

    如今,天人相隔,再也无法看到母亲的面容,再也不能听到母亲的声音。每每想念母亲,便会潸然泪下,每每回忆这些往事,宛如一次次撕开血淋淋的伤口,母亲的离去成为我心中永远的伤痛。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好像还有好多好多没为母亲做到,还有好多遗憾再也没有机会弥补......

 

    如今唯一能做到的,只是在这静谧的月夜,祝愿母亲在遥远的天国节日快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