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建群团
永利皇宫注册网址
>党建群团>工会工作

幸福征文——《父亲母亲》

?????来源:测试中心???? 浏览次数:?时间:2013-09-18?【字体:

    (董凤真)小时候家里不是很富裕,但我觉得自己很幸福。

 

    父亲是我们地区林业局下面一个苗圃的工人,母亲是个农民,我们兄妹四人,等哥哥上了大学、我和弟弟读高中、妹妹上初中的时候,家里经济明显拮据,父母亲为我们优异学习成绩感到欣喜和满足,但同时也为我们的学费和生活费用发愁,当看到父母亲变卖了家里的粮食仍然凑不齐我们的学习费用时,我们提出休学,父亲和母亲沉思了许久说:“只要你们好好读书家里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们读书”他们认为读书或许会让我们有更好的出路。在父母的坚持下哥哥、我和弟弟三人都修了大学课程,懂事的小妹却选了当地的一所中专。毕业后哥哥分到了我们地方的公路局,我也成了一名筑路工人,弟弟则成了部队的军医,妹妹毕业后分到了父亲的单位。在我们村人的眼里我的父母功劳很大,他们能供出四个孩子读书,这在我们村里是前所未有的,但我的父母亲所受的辛苦也应是前所未有的,记忆深处父母身体消瘦,一件衣服总要穿好多年。人常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恩,是的,当我们为孩子的成长劳心费力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我的父母亲,在没有其他经济来源的情况下,他们能供出四个上学是如何艰难。但即使家里再苦,每次我们从学校回到家里时母亲总会想着办法给我们做好吃的。母亲后来说:“看到你们在学校里吃的面黄肌瘦的那个样,我们是盼你们回来又怕你们回来”是啊,哪个父母不想自己的孩子,可是孩子走时又得给他们生活费,他们却要为孩子们的生活费作难!只是那个时候的我们却不知道父母的苦衷,只知道父母很辛苦,却不知把父母难到这个地步。母亲年轻的时候很漂亮,我们上完学后,母亲累得背都驼了。

 

    我们在外地上学的时候父母亲喜欢看我们几个所在城市的天气预报,他们挂念我们的冷暖。

 

    工作后的我们逢年过节时会给父母寄点过节费,可每次都要被父母批评一顿,说我们应该给孩子攒着点以后好让孩子上学用。

 

    我们很少回家,平时我会每周给家打一次电话,到了周末父母亲一般都会在家里等着。有时忙晕了头忘记打时,母亲总会让父亲打过来问问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有时打电话听到父亲鼻音很重问他是不是感冒时,父亲总是说多喝了点小酒,没有感冒。听到母亲有时声音沙哑时,母亲总会说,没事了马上好了。

 

    父母还生怕我会与婆婆妈处不好,每次回家母亲总会旁敲侧击的说谁谁跟婆婆不好处那样可不好,随后就说你家小孩奶奶整天帮着带孩子也够累的,其实母亲的用心我懂。

 

    母亲总说让我们不用挂着家里,父亲每个月的退休金就足够他们用的,说起当年的困境时母亲总觉得对不住我们,当母亲说出“看到你们在学校里吃的面黄肌瘦的心里真是难受,我们是盼你们回来又怕你们回来”时我很心疼:为了我们上学父母亲都难到什么地步了。

 

    “五一”回家前给母亲打电话时并没有告诉她我们第二天回家,放下电话母亲就有点失望地对父亲说“可能这个假期不回来了,不来就不来吧,忙他们的吧。”父亲说:“你怎么不问问来不来”,母亲说:“问了小孩们就想着咱们想他们回来,要是他们有事来不了,孩子们不是很难受吗?”看着父母亲看到我们时高兴的表情我感到很内疚:我们应该时常看看父母亲。

 

    父母没给我们锦衣玉食,但给了我们全部的爱。他们还用实际行动教会了我们勤俭和与人为善。

 

    总想给父母多买些吃的、穿的,可每次都被他们批评一顿,他们觉得我们平平安安就是他们的福。

 

    或许天下所有的父母都是这样的,我们小的时候他们牵挂我们的健康成长,我们长大了他们牵挂我们的工作是否顺利牵挂我们的家庭是否幸福,他们只知道为儿女无私付出,却一点也不求儿女的回报。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寸晖”——是的,我们无论如何都报答不了父母对我们的恩情。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要常去看看父母,即使工作再忙也要常打个电话给父母报个平安。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