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专栏
永利皇宫注册网址
>专题专栏>悦读会

流淌的思念

?????来源:安徽诺普项目部???? 浏览次数:?时间:2014-07-11?【字体:

    (汪丽)毕业六年了,一直在外漂泊,早已习惯了这种四海颠簸的生活,每每回想起来,家,都仿佛只是一个温暖的概念,都是内心寂寞深处最终的落脚点,那里停泊了我所有的思念,所有的牵挂,以及所有流逝的欢乐与梦想。但每次一提及家,脑海中第一个印出来的画面都是母亲那让我难以言喻却绞然心痛的眼神,如流淌的河水一般,绵绵无尽,

 

    从小在农村家庭长大,青春萌动的我们总是幻想着有一身漂亮的花衣服,那是儿时最开心的事情,也是作为考试能得第一才能得到的最大奖励,爱美的我总是一再地努力,再努力,哪怕在捡柴回家的路上,也总在幻想着能穿上电视里那些城里孩子的花衣服该是多么的美丽,有时候想着想着会不自觉地开心上一整天,为此我总是认真地学习,不敢说多么刻苦,至少每次都能保持班里前三名的成绩,为此老父亲总是在年底腊月二十三过完小年的时候,让母亲去大集上给我扯上几尺大花布,找镇上的裁缝量量尺寸,做一身新衣裳。这是我儿时过年最大的骄傲,因为我学习好,我有新衣裳穿,大年初一的早上,我早早地穿上这一身新行头,美美地照着镜子,仿佛自己就是一个小公主,小天使一般,满足感难以言喻,每当这时,母亲还是静静的、暖暖地看着我,仿佛我的快乐就是她最大的满足,而我却忽略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母亲从来没有为自己添置过一件新衣服,总是那一身洗了又洗,甚至在不明显的地方都落起补丁的衣裤,怪不得现在回忆起过去,母亲永远都是那一个样子,一条藏青色的涤卡布裤子,一件灰色的的确良外衫,是我童年里对母亲最深的印象。

 

    虽然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我总是尽我所能的给母亲买足四季所需的衣物,但节俭惯了的母亲,总还是穿着那一身土布衣服,尽管我说了她很多次,叫她不要不舍得穿新衣服,旧衣服该扔的就扔了吧,不然家里的收纳间都放不下了,可母亲总是淡淡地笑说:旧衣服穿着舒服,习惯了,干活得劲。然后就又自顾自地忙手里的活去了,让我生气又无可奈何,也就随她去吧。

 

    虽然现在天天在外施工,不能常常回家看望母亲,但是得空时,总是习惯四处逛逛,不自觉的就会给母亲买衣服,都说女儿是母亲的贴身小棉袄,至于我而言,更多地是想弥补母亲年轻岁月遗失的美丽,其实母亲年龄并不大,父母结婚早,母亲十八岁就生了我,所以母亲在最美的青春韶华里隐藏了自己的美丽梦想,和众多的农村妇女一样,承担起了种田养猪照顾子女丈夫的责任,整日除了田间地头就是锅台灶台,难得有一刻的清闲。这个默默无闻的女人,给了我生命,给了我对人生的梦想,给了我人生最朴实的课堂,母亲没有多少知识,但是从小跟在她身边,身体力行中教会了我最原始的做人道理,让我明白,农村娃要吃苦、要勤劳、要努力、要多读书,好好上学才能长本事,而这些最简单的东西在今天大城市娇惯的公主身上,根本无处可寻,她们娇贵如花,连冬日的寒风都无法抵御,日日生活在甜蜜的梦想王国里,根本不懂得何为悲喜哀愁,我不知道这是她们的幸福呢还是不幸呢,但于我而言,那些逝去的苦难是我今生不可多得的财富,让我在生命中面对任何艰难困苦的时候都无所畏惧,面对任何委屈逆境的时候,都能坦然接受,笑一笑,然后对生活说,我很好,我很快乐。

 

    母亲用她朴实无华的付出,抚养我长大,而现在的我,真的长大了,年过三十了,也更深刻地体会到了作为母亲的不易,每当内心感觉孤苦无依的时候,母亲那娇小却坚定的身影总是浮现脑海,让我无限坚定,执着的走下去。每天一个电话给母亲是我毕业至今坚持不断的习惯,更多时候,仅仅是为了听听母亲的声音,其实什么事也没有,哪怕是闲聊两句,问问母亲今天吃了什么,干了什么,我就会感觉无限安心,无尽满足,晚上便可安然入睡,不然总感觉内心空空的,似乎少了些什么,有时候有业务要应酬到很晚,怕耽误了给母亲打电话,我也总是会在出门前给母亲先打电话说一句,今晚有事要忙,让她好好吃饭,早点休息,不要等我电话了,母亲这么多年对我的守候,也早已成了她改不掉的习惯了,有天,我忘了打电话,父亲第二天一早就打来电话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我妈担心的一整夜没睡着,我很惭愧,其实就是当晚喝酒多了点,有些醉,怕母亲听出来我喝酒了会担心我,故意没有打,却惹得母亲一夜未眠,内疚之情让我以后不管干什么,遇到什么,都会坚持和母亲打个电话,给她一个可以安然入睡没有牵挂的梦。

 

    因为工作忙碌的关系,现在回家的机会更少了,每次回家,母亲都像过去家里准备过年备年货时一样,提前很多天就忙活着买这买那,把家里收拾一遍又一遍,把我喜欢吃的东西早早的就做出来了,过早做好了,盼了一天又一天,归期迟迟不到,东西放坏了,做了一次又一次,父亲总是无可奈何地开玩笑说,你妈心真狠,给你做的好吃的,我尝尝都不让动,你看看,都放坏了,扔了也没有给我吃,每当这时,母亲总是憨憨的干笑着,也不做声,还是继续忙着手里的活,似乎她总有干不完的活,现在母亲住在我家里,其实家里也没有什么活要干,但母亲还是闲不住,总是把家里打扫了一遍又一遍,我总是笑话她,说家里的地砖都让你扫出坑来了,你得赔我,母亲还是无言地尴尬地笑着,仿佛她从来就不知道为自己辩解,更不知道什么叫邀功。这么多年来,家里的一切都是母亲在操持,朋友们都羡慕我,说我家里有这么一个任劳任怨的免费保姆,所有去过我家的人,都会有一个感慨,家里太干净了,太整齐了,他们都不忍心坐,怕弄乱了母亲好不容易收拾好的家。

 

    是啊,母亲就这么默默无闻地陪着我,为我付出着,用她那无言的牵挂,羁绊着我,让我无论跑到天涯海角,都走不出她的思念,每次回家时,在到家前,我的手机肯定都会被打到没电,回家需要10个小时的车程,母亲总是每隔几分钟就来个电话,下了车,老远就能看见母亲微驼的背影矗立门口,灰暗的眼神,充满了无限的温柔,那一刻我总是很满足,很安心,很幸福,在外面的所有委屈和痛苦,在见到母亲的那一刻,都似乎变得微不足道,守着她,就守着甜蜜,守着她,我便可悄然入梦。离别总是我最痛苦、最怕面对的事情,任何的伤痛,任何的困难,我都能接受,唯独无法面对的就是离别时,母亲不舍的眼神,以及她无声无息却处处散发的留恋。每次离家,母亲总是提前很多天又开始准备给我带走的东西,事无巨细,一样又一样,有我喜欢吃的,有日常备用的,时至今日,终于明白那句流传千古的名言“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沉重,母亲,是我无论醒着与梦着最踏实的依靠,是我无论醉着与累着最安心的港湾,是我快乐与幸福的归宿。

 

    很多次想提笔为母亲写点什么,无奈我笨拙的笔怎么也写不出这份伟岸,穷困的辞藻无法诠释这份慈爱,一次又一次地拿起笔又放下,千万次的梦中呼唤,多想日日陪伴在母亲膝前,尽一份做女儿的孝心,却无奈工作的原因需要常年奔波在外,深深的负罪感时常把我从梦魇中惊醒,雷雨交加的夜晚,孤独害怕常常让我倍加思念母亲,起身坐起来,每每泪如雨下,妈妈,你可曾知道,你的小棉袄此刻多么想依偎在你的怀里,像儿时一样,任性地撒撒娇,听你吟唱那熟悉的歌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