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专栏
永利皇宫注册网址
>专题专栏>悦读会

读《围城》有感

?????来源:烟台潮水项目部???? 浏览次数:?时间:2014-09-06?【字体:

    (程金凤)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对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合上《围城》那一刻,心微微颤了下,然后陷入了沉思....

 

    想着,鸿渐犹豫不定的追索;叹着,辛楣那以往如痴的深情;迷惑,文纨的情场是你得意还是我失策;疑问,柔嘉的天真是真虚伪还是假无知;惋惜,晓芙对爱情的矜持是值得还是错过。

 

    更多地时候是在笑,笑方赵褚曹众才俊才名不显,争做败家子;笑苏范刘孙各闺秀故作姿态,终是东施效颦;笑李顾高韩,一班教授,各怀肚肠,不过是魑魅魍魉;笑天南海北,学并中西,虽踏遍五湖四海,却总一事无成。

 

    可是抛掉这些或热烈或温和的嘲讽,又有什么感想?除了那些转瞬而逝的讥笑,又有什么表情能常驻嘴角边?

 

    或许,是凝重的深思,甚至,会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我在想,这世上有哪座城不设围?我害怕,我会不会成为我嘲讽的哪一类人?

 

    答案是:无处不设围,可能会。

 

    人生万事都在设围,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正如《肖申克的救赎》里的那句:这,就叫体制化。

 

    婚姻或许是个“体制化”。“结婚以后,你总发现你娶得不是原来的人,换了另外一个。”钱老这句话,和苏格拉底与柏拉图的那些关于麦穗的论断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婚姻,也许无需太伟大的爱情,彼此不讨厌已经足够成为结婚的资本,由此看来,结婚这件事,本身就是个风险与收益俱高的投资,“一本万利”自然是少有的,只不过善于维护的情侣让它发挥了更大的价值,这样的体制,你逃不掉,即便绕幸金蝉脱壳,换了个妻子,也不过是从一座城逃到了另一座城。

 

    事业也是一个“体制化”,这该是个寻梦的历程,可惜,欲壑难填,纵然是爬上高位,赚的千金,也填不满一腔的雄心壮志,终究是心力劳尽,却又想着摆脱那些蹩脚的条条框框,终又回归那种闲云野鹤,依然是一城池换一城池。因为,那一刻你把心交付给一个抉择上,也就意味着你踏上了一条不归路。而这其中,让人最无奈的便是为求上进展现超强意志力者固然是不多,但面对失去仍能做到坦然相对的人更是凤毛麟角。于是,只有达官才会向往小人物随意的生存,只有显贵才会欣赏贫穷者简约的幸福。可是,这种向往和欣赏是多么薄脆,一不小心,就被那些“理想”压成粉末。

 

    看来,男人的一生这两大追求--事业和爱情,都是如此深不可测,好像泥淖深渊,万万不敢踏上似的,或者古今的那些大隐小隐都是怀着这样逃避的态度吧!可是真的能逃掉吗?既然处处设围,随你跑到深山老林,海角天边,也逃不出这“包围”的网,人之于体制,永远是孙悟空面对如来佛,逃不出掌心。

 

    好吧,既然逃不掉,就换个方式吧!在包围中寻找快乐吧!这个“围”的危害程度,有时取决于心态,与其想着怎么逃,不如想着怎么在笼子里获得更好。

 

    生活本就是一座围城,婚姻与事业、工作与娱乐、发展与落后、成功与失败,都是这座七彩城中的一种颜色,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是城中的一种元素。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慧根太浅,这样一部奇书,嬉笑怒骂写进万般世相,我却只悟道这一句箴言,或者,得了这句真谛,便够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