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永利皇宫注册网址
>企业文化>文化艺苑

我与企业不了情

?作者:何跃平????来源:滨海路项目部???? 浏览次数:?时间:2019-04-23?【字体:

四十一年前,从当铁道兵开始,我就开始把自己的经历当成一本书,那年十八岁,我打开了扉页,“写”下一句话:志在四方。

从此,我把“家”背在身上,与风雨同行,与家国共呼吸。

有一年的冬夜,在一阵寒风裹挟之中,我乘火车一路历经风雨和霜雪。一会儿行走在烟雨苍茫的江南水乡上,一会儿又驰骋在麦苗返青的苏北田野,到达齐鲁大地,看不见绿树红花,只有雪花轻飘的天空……又一次离开小家,归队大家。这样的跋涉,我已数不清多少次。

因为,在铁建的大版图中,始终在延伸一条条大路,伴随我们的,当然是志在四方。

而我,与铁建相知相拥走过了四十一个春秋,每年都走在出发的路上,从这个“家”到那个“家”,长年累月,处处无家处处家,成为真实写照。

因此,生命的大部分,都融入铁建队伍中,感到那么真实,那么充满挑战,经受那么多考验,又那么有诗意……这就是我与铁建企业的不了情。

世上总有一种邂逅,会惊艳时光。想当年,成为一名铁道兵战士时,我的人生之路起点是那么崇高,在南疆铁路半山腰的上新光隧道口,我第一次远眺纵深的天山狭谷和连绵的雪山,心中不禁惊叹大自然的神奇,年少的我投入到这片圣域,我一时纵情,大声唱出在新兵连学会的那首歌“背上(哪个)行装扛起了(哪个)枪,雄壮的(哪个)队伍浩浩荡荡,同志呀!你要问我们那里去呀,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离别天山千里雪…… ”歌声中,隧道里风枪钻孔声阵阵传来,一辆用车斗节节拼装在一起的运碴车从洞内驶出,简易的铁轨上响起“嘎吱”声……从远景拉回现实,我没有想到,从这高原起步,我的大半辈子从部队到企业,已紧紧地连在一起,风餐露宿,沐雨栉风,几万里路云和月,斗转星移,“风又飘飘。雨又萧萧。何日归家洗客袍……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一路走来,从青春年少到霜染青丝,与企业血肉相连魂相牵。

在一万四千多个日子里,风雨伴着岁月的脚步,我在企业这个家中,有苦有甜,有泪有笑,而阳光遍洒的这个家,一切都那么温暖。

不知不觉,这个家给我留下厚重的年代感和深沉的岁月烙印,在打拼的记忆长路上,我的青春雕像如映衬在远方的群山中,有时朦胧有时清晰,有时还能隐约听见那一阵军号的嘹亮,穿透时光,在厚重的章节中悠扬,那是我人生专题——铁建人的同期声。

我时常把目光当成回忆的翅膀,掠过一路不停歇的行程,在细节中找寻家中的故事,从一个青春少年到白发老者的岁月更替,有时把许多事情从记忆的角落拽出来,捧在手中,如珍贵宝藏,不让流失。

我把在企业这个家的经历当成自我人生的一本书,常翻常新,虽然里边有的会残缺,也有尘封的灰白,但没有一丝灰土,没有一页霉变,因为,我珍惜她,常常在爱的河流中为她沐浴,在情的光阳下为她拂尘。

我的这本家书,再过一年多,就要写“下回分解”了,虽然在铁建队伍的过往要点上一个句号,但另一回合,却会是人生财富的延伸……当我孙儿绕膝,要听爷爷讲的故事,我会毫不犹豫打开这本书,在铁建经历中寻找精彩篇章,既是传播精神,也在滋养家风。同时,把后半辈的这一回合写好写得出彩,承继优秀的基因,以不枉铁建人的刚性笔触,留下亮色。

临近退休,我对这个情到深处的企业愈发亲切,“相见时难别亦难”,积累的情愫越发浓厚。

如果,离开了跋涉,我的人生之路会依旧坚实。与家的分别,我的情怀更醇厚。与企业,是一辈子的牵手,与企业,是生命的延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